maomiapp

“这位先生,我确定我不认识,但是今晚的所作所为实在叫我不得不怀疑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,能不能麻烦解释一下。”打不过咱就来文的,尽管挨着这个男人就忍不住想到他那双作孽的大手,但这个时候不能胆怯,谁知道他会把咱带到哪里去?

该死的还是自己主动上车的,简直没有更蠢的了。

男人还是没有开口的打算,向晚歌只得又说:“我不管是不是跟陆景庭有什么恩怨,发生了今晚的事,我已经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了。”

潜意思是,冤有头债有主,要报仇就找陆景庭去。

男人终于开口了,“们不是很相爱吗?”

他声音低沉,嘴角含着一抹浅淡的嘲讽。

向晚歌闻言有一阵恍惚。

相爱吗?

陆景庭无疑是非常吸引人的,陆家大少,陆氏集团接班人,帅气多金,举手投足间足以让任何一个女人倾心。

更何况他还很会讨女人的欢心,向晚歌自认不那么俗,坚持了一段时间,最终还是不可免俗地拜倒在陆景庭百般花样的追求下。

都说女人容易心软,爱慕虚荣,有陆景庭这样的男朋友,向晚歌确实幸福了三个月。

只有三个月。

清凉盛夏的一夜

现在想想,那段日子简直跟做梦一样。

向晚歌简直成了现代版的灰姑娘,可惜她这个王子是个渣。

她并不恨陆景庭,她只是觉得自己活该,竟然还幻想着陆景庭跟传说中某些富二代不一样。

她自己被嘲笑没有关系,只是,爸爸妈妈该怎么办?陆景庭的事一旦曝光,他们该如何去面对整个社会的目光?

向晚歌只要一想到那对老实善良的夫妻就心疼不已。

都是自己的错!

还有,向颖那个奇葩……

愣神中,一件衣服兜头罩下。

“换上。”男人阴沉地下了命令。

向晚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:“在这里换?”

“那想到哪里换?”

“……”

忍!

开车的男人立刻笑着说:“向小姐只管换,我是空气。”说完就把后视镜调整了方向,又把车内的灯关了。

可是身边还坐着一个浑身直冒冷气的男人,如何当他不存在?

男人又开口了:“要我动手?”

向晚歌差点又动手了,语气森然:“不必。”

她侧过身,快速脱了身上那件价值不菲却满是酒气的礼服,套上男人丢过来的衣服,是一条宽松的连衣裙。

因为穿礼服,向晚歌里面只有乳贴,这衣服也不知道是哪来的,竟十分合心意,不会让她露尴尬。

这时车子早已驶出那条巷子,向晚歌有点诧异,这个方向正是她家的方向。

难道男人要送自己回家?

虽然这个男人气场逼人、举动诡异,但不知道为什么,向晚歌其实并不怕他,更多的是好奇。

半个小时后,向晚歌的预感成真,车子远远地停在她家小区的斜对面。

只是,小区门口停满了车子,围着大群人,不少人手中举着相机,是记者。

他们竟然追到家里了,从未与记者打过交道的向晚歌也知道记者的厉害,那是连八辈儿祖宗都能刨出来的。

妈蛋的。

就在这时,马路另一边又驶过来四辆车,从里面下来十来个黑衣人。向晚歌认得,那是陆家的保镖。

黑衣人进了小区,不一会儿接出来三个捂得严严实实的人。

向晚歌瞪大了眼睛,那肯定是她爸妈还有向颖,陆家此时接走他们应该是出于保护的举动吧?

前面的司机却突然捶了一下方向盘,粗鲁地咒骂一声:“操,晚了一步。”

男人沉声吩咐:“去橡树湾。”

“是,先生。”

向晚歌一惊,立刻意识到男人是要带她离开,急得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:“让我下车。”

男人挑眉,扫了对面的记者一眼:“确定要现在下车?”

“那请送我去陆家,或者……对了,我能用一下的手机吗,我想打个电话。”

向晚歌这会儿有点后悔了。

她没想到记者连她父母都不放过,如果早知道陆家会保护她的家人,她就不跑了。

不管怎么样,逃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。

“不能!”男人冷漠地说。

好想在这人脸上挠一爪子,怎么办?

“那,请在前面的路口停车。”向晚歌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温柔。

“不行!”男人断然拒绝。

“……”

“身上有钱打车?”男人伸手,扒开向晚歌抓着他手臂的手,完了还轻轻弹了弹,就好像向晚歌是块惹人嫌的垃圾。

也不知道谁那会儿还摸……向晚歌咬紧唇,刚刚对男人升起的那一点点好感顷刻烟消云散。

她身上怎么会有钱?现在全身上下除了内裤和鞋子,就没有一样东西是她的。

“那到底想干什么啊?”向晚歌气得朝着男人的耳朵大叫:“让我下车,信不信我告绑架?”

男人拧紧眉头,终于转头看着向晚歌,那眼神仿佛在看一个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白痴女人,“……是自己爬上来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车厢里终于安静下来,只听见向晚歌因为愤怒有点粗重的呼吸。

手机座上的手机响了,开车的男人看了一眼,看着后视镜里的男人,“是江先生。”

男人戴上蓝牙耳机,低低地开口:“是我……办好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

简直惜字如金,向晚歌竖起耳朵想多听点都不行。

那边也不知道说了什么,一直跟石雕似的男人突然变了脸色,“……伤的重不重,有没有生命危险……好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

男人摘了耳机,脸色比刚才还难看。

难道他有亲人出意外了?向晚歌好奇地想。

一只大手却突然伸过来,一把捏住她的下巴,把脸转向男人。

“听着!”他说:“我对女人相当没有耐性,从现在开始,必须听我的话,我让干什么就干什么,懂了吗?”

“我草!”向晚歌终于没忍住,爆粗口了,很愉快的看见男人冰山一般的俊脸抽了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