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芭乐丝瓜香蕉下载网站

> 西北,边关!

积雪融化,大地回春!

寒冷的西北比其他地方回暖的慢些,但是随着积雪的消融,边关也加强了戒备。在边关过了一个‘肥年’的将士们,也都开始操练起来,比之从前只多不少。

今年众位将士吃得不错,至少没有像往常那般食不果腹,所以大家的精神和身体各方面都不错。

也没出现生病或者其他的情况,这让征西大将军十分满意。

再看如今居然陪着众位将士一起操练的某人,征西大将军不觉摸摸下巴,摸到一手毛茸茸的胡须……

“嘿,许主薄,我看您还是算了吧!您瞧瞧您这身子骨,哪里和我们一样。我们皮糙肉厚不要紧,您若是累出个好歹来,那可就麻烦了!”

“是啊,大将军都在看着呢!估计就是怕许主薄累趴了吧!”

“哈哈,说的也是啊!像许主薄这样白白嫩嫩的书生,还是莫和我们这些糙汉子一块儿了。”

“许主薄往人堆里一站,大家一眼就看出他了!”

“那是那是!没见人家别我们白多少?哎呀,这读书做文章,也是有好处的!”

“哟呵,你可别这么说,不是谁都有脑子入学考秀才的!”

艳裙女郎有个美好心情

“也不知道许主薄到底是咋个想的,咋就不舒坦的待在军帐中,非得来这里受苦。”

“呵呵,你小子懂什么,我听说啊,许主薄是找到家人了。估摸着,这是高兴过头了,有力没地儿使呢!哈哈哈哈……”

……

征西大将军听着大家并未降低声音的言语,不觉转头看向那个正在继续扎马步的男子。

看着许修宁满头大汗,腿肚子都有些打颤的模样,征西大将军并不意外。

这人本就不凡,只是窝在西北这样的小地方屈才罢了!

从前不管不顾,一副什么事情都不上心的样子。那也不过是因为他没有找到那个让他上心的人,如今人找到了,也该好好来过!

这人一旦有了信念,任何事情都无所畏惧了吧!

摇摇头,征西大将军目光悠远的看向朝北的位置,那是上京城的位置,是他不愿再回头的地方……

不是任何人对家乡都有念想的,不是任何人对回家都带着渴望的,他不需要家,而如今的家,便是这个国,是大家,是他最后唯一值得守护的一样了!

那边,被人当做笑谈的许修宁,早就听惯了大家的言语,并未脸红。

若是放在从前,他也不过是淡然相对,偶尔会脸红一瞬,但是如今却早就听习惯了。

大家不过是图嘴上乐呵,都没有什么恶意。都是军中将士,大家更是铁铮铮的汉子,说起话来自然没有什么顾忌了。

许修宁目光里带着坚持,整个人给人的感觉有些倔强。唯有他知道,他做的一切是为了什么。凡事的努力都不会徒劳无功,他还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出发,待南凉的事情一解决,他就能去找她和孩子了。

而那个时候,他将成为一个真正顶天立地的男子汉,足够用自己结实有力的臂膀,为她和孩子撑起一个家。

现在这副身子骨,莫说出远门了,就是西北头顶的老天爷变一变脸,他就会病倒。

之前那一次的恶寒,已然让他伤了身子骨,虽有郝大夫为其治疗,但是伤了根本需要调理。不如趁着这些时候,努力锻炼起来。

拥有了强健的体魄,他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人。

训练的时间都是有规定的,等到午时吃饭,大家伙都去伙房附近候着。有人端了吃的出来,蹲在地上就开始吃了起来。

许修宁疲惫的托着双腿走进去,腿肚子还在打颤,却摆手不让人帮忙,依然坚持着要自己走。

掌管伙食的老马看到来人,顿时笑得一张胖脸都凑在了一起。

“许主薄,您的饭菜在这儿呢!”

因为许修宁的缘故,过年前后大家吃得都不错,哪怕朝廷的军饷未曾到,但是大家却有银子过冬。所以,老马对许修宁格外佩服。

毕竟,这些年来,可没人有那等头脑去琢磨解决的办法。

在老马的眼中,许修宁就是人才!

早就习惯了老马对自己的不同,许修宁没有巴结讨好,也没有大蛇缠辊,而是淡淡的上前点点头。拿起自己的饭碗就走,手也一阵的酸胀。

身体传来的难受越是明显,许修宁越是觉得自己太弱。

以至于,饭后他歇息过后就继续和一群将士一起训练。

征西大将军看着原本永远呆坐着不动的人,受刺激一般的不要命训练,也不得不出手了。

‘砰!’

“哈哈哈哈,许主薄,我看你还是算了吧!”

“是啊,您这小胳膊小腿儿的,跟我们一起凑什么热闹啊!瞧瞧,这下摔了吧!”

“都吵吵啥?闭嘴!让我再看到有人多嘴,再加量!”

……

许修宁一个不稳摔在地上,西北到处都是沙石,手臂和膝盖硬生生摔下去,自然是疼的。而且手掌中还有沙子扎进了肉里,流出了点鲜血。

这些,在战场上,在军营中,完全都是小事。

一般人,都不会特意处理。

许修宁听着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,眼里并没有阴沉或者恼怒,而是挣扎着起身。两条发颤的腿疼得不行,却还是撑住了修长的身姿。

刚站稳,膝盖的疼痛差点儿让他再次摔下去。

却没有想到,身后的一只手突然伸过来抓住了他的胳膊,将他拽得站立。

“你跟我来!”

征西大将军的声音传来,似乎还有一身低沉的叹息。

许修宁顾不得整理,只能拖着快要瘫软的身体往前走,尽量跟上。

两人走了一段路,征西大将军扫了一眼站岗的将士,转头对许修宁道:“你这般训练下去,早晚将身子弄得更加糟糕。”

一开口,征西大将军就开门见山。

许修宁闻言微微一怔,双手不觉握了握,却并未出力。

毕竟,对方说的是实话,他不会生气。

大约是已经习惯了许修宁的性子,征西大将军继续道:“你同他们不一样,他们已经锻炼了好些年,都已经习惯了。虽说你是一开始学扎马步,但是却不可将自己的身体当做儿戏。”

说着,又想到自己当年学习的场景,不觉建议道:“你若是想要强身健体,却也不必如此!你这身子骨又不用来打仗,不用如此卖力。若只是为了强健体魄,也不必学他们。”

长期训练的将士,哪里是许修宁能够比的。

他太过着急了!

扫了一眼许修宁淡淡的神色,看不出情绪,征西大将军丢了一句话:“明日卯时在军帐外等我!”

,